位置:重渡沟竹筏漂流有限公司 >> 资讯动态 >> 浏览文章

漂流美文欣赏

文章来源:互联网 编辑时间:2017年04月06日 阅读:

 漂  流 

      文/郑伦智


漂流美文欣赏
 

  我是个俗人,喜欢干俗人喜欢的事情。比如吆三喝四的喝酒,比如在大街上看美女。无来由的,我也喜欢漂流。

  据说,漂流最初起源于爱斯基摩人的皮船和中国的竹木筏,但那时候都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生活和生存需要。漂流成为一项真正的户外运动,是在二战之后才开始发展起来的,不过那只是探险者的游戏,还记得1985年,西南交通大学电教摄影员尧茂书为了在外国人前边首漂长江,一个人在人迹罕至的长江上游漂流了1200余公里,在金沙江通伽峡附近不幸翻船遇难。漂流走近我们这些凡夫俗子,得益于近些年的旅游开发热。举国上下,大江南北,到处都有漂流景点。

  一条蜿蜒流动的溪流,延伸在峡谷坚硬的腹地。乘着橡皮艇顺流而下,天高水长,阳光普照,四面青山环绕,漂流其间,迎面而来的是一种期待--期待刺激!期待惊险!期待与自然的搏斗!期待有惊无险后的轻松!

  不意那一天带女儿漂流,一番番惊险刺激之后和女儿交谈。我问,漂流之后,你有什么感受?女儿答,人生在于拼搏,掌握自己的命运。我很欣慰女儿的回答。只说,拼搏固然好,还是要顺势而为,不然也会头破血流。在我的内心,却是翻江倒海。身处激流,竟恍然明白这半生遭逢,究竟从何而来。

  某些人的生活全由一堆杂乱无章之举构成,被人好意提醒,却不以为意,吃够了苦头,又不以为苦,我便是其中一员。世事洞明,全无问题,人情练达,却做不到。太荒谬的事情虽没做过,但是放弃理想、开罪领导一类,在我却是常见。或多或少,我已有了得过且过之症。因此我只好承认,被指斥幼稚,大抵不谬。

  和很多不幸的人不一样,我有一个幸福的童年。小时候家里谈不上富裕,还算殷实,在那个年代有吃有穿就算不错。三代同堂,其乐融融。父亲是独子,我又是长子,家里很多资源都赋予了我,吃的穿的比弟弟妹妹好,花的钱比他们多,但是苦吃得少。多年以来,这是让我最为羞愧的一件事。

  我的奶奶,一个小脚女人,我们都以为她是我们的亲奶奶,其实她是我父亲的继母。她没有生育,对父亲如同己出,我母亲生下我们几个之后,奶奶的母性一下子激发出来,满腔的爱意都倾注在几个孙子身上。小时候,我个子不高,力气不大。在家里是万般呵护,出了家门,纵身孩子的江湖,则是受气的对象了。那个下午,村子里的伙伴们说去湖里游泳,我也跃跃欲试,一瓢冷水,告诉我回家拿东西孝敬他们,否则不要我去。好吧,回家找奶奶要,给了。不行,少了,再回家去拿。又给。还少了,再回去拿。家里没了。那一群兄兄弟弟早料到的结果,他们并没有等我,我在家里嚎啕大哭的时候,他们已经在长湖里劈波斩浪了。只有我,被蒙在鼓里。哭着哭着,躺在地上睡着了。我感到经历的是一场酣眠而非浅睡。那时我不明所以,意识中一片未知的黑暗,惟有头脑中的一个小点是明亮的,那就是,对我来说,一定有什么本质性的事情正在发生。我在梦里游泳,会当击水三千里,一觉醒来,整个村子哭声震天。我们村子里和我年龄相仿的六个孩子去湖里游泳,下去后就没有上来。一连几天,奶奶抱着我不让出门。她实在后怕。我后来受到严格管制,不准下水游泳,以至于我现在还是旱鸭子。

  1983年,童年和少年时代的幸福生活戛然而止。那年,“少林、少林……”歌声在全国形成噪音的季节,我母亲走了。尽管懵懵懂懂,我心中明白,我过去的好日子结束了。尽管悲伤,我没有太多流泪,不知道是冷静,还是冷血。多年以后,我又隐隐感到真相不止于此。日复一日,我常常感到有什么陈年的悲伤潜藏心底,恍如重压一般,却不曾明了它是何物。真正的问题在于,我从未真正去想它是什么。

  生活中总是充满假象,一如漂流。一路坦荡荡,其实暗流涌动。那是我人生第一次,也是迄今为止遭受的最大苦难。即使后来我经历无数风雨坎坷、险滩激流,但无疑,那是我人生漂流中遇到的落差最大的激流。

  或许,一切都是天意。其实,两年前就有征兆。两年前,最疼爱我和我的弟弟妹妹的那个人——奶奶去了。几个月后,爷爷也走了。更没想到的是,一年后,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

  以后的十余年间,我的外公、两个舅舅因为同样的病情离开人世。我在一个夜晚悲愤地写到:一个家族的厄运,开始还是结束?我常常想到,这时候,不再甘甜清凉的长湖水微微叹息的黎明,公鸡母鸡在弥漫着青草气息的菜地里悠闲地漫步的时候。江汉平原上,有男人在若有所思,有女人在哭泣,有孩子伸着懒腰。我的母亲、我的爷爷奶奶,我的远去的亲人,你们在哪里?我也想这千万载,人间世,生生不息,无穷无尽,一声声病榻哀号衔接着婴儿啼鸣,又是所为何来?一种从来不曾体会过的孤寂包裹着我,我常常不知所措。

  直到有一天,阳光打在我的脸上,照进我的心里。一缕阳光挣脱了那些日子里我已经见过它上万次之多导致的迟钝感,直接让我敞开心怀。不错,让我感到温暖的,正是一个美女,后来成了我的妻子。那些日子里我一再地看到阳光明媚。

  那一天在温峡漂流,临到终点。已是周身慵懒彻底放松。林深石黑,水声隆隆不绝,反而让我觉得静得可怕。时值初秋,翠木苍藤如春,一道阳光透过丛林雾气,映照出一弯彩虹,使我莫名惊讶。繁花几树,在墨绿的背景之上,特别鲜艳明亮。数声好鸟不知处,千丈萝蔓万木春,一片仙家祥和。我当时觉得,人生的彼岸就在那里。

  我人生的第二个低谷来得也很突然。就像是漂流途中不期而遇的暗礁险滩,让你猝不及防,甚至防不胜防。“被”卷入了领导之间的争斗。整人者惯用的伎俩大同小异,都是革命的名义、工作的需要、组织的安排,等等。组织,那个神圣的所在,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还好,精神上被打倒,肉身还在。一段时间,二十多岁的我就像一个即将赋闲的老干部,每天早上做做卫生,扫地擦窗子,读书看报,甚至写写字,除此以外无所事事到极点。我只觉得世间的一切与我无关。就形而上的意义而言,将永远无关。只是,我虽看淡一切,内心深处却仍然郁结。大致上,我当时的情状,在日复一日的单调的被闲置中,扮演着一位更夫,每过一个时辰就对自己击柝传声,大呼“平安无事,平安无事”,如是而已。内心的挣扎总是有表象存在,而不是喜怒无形于色,其间也有呼朋唤友酗酒打牌不一而足。心中徒有壮志凌云,自己却被诸般美梦摒除在外;那感受,正如漂流时搁浅,永恒的时光在溪水中粼粼有声,奔流而去,却与我全然无关。你就是感到世界运转如常,春日轻暖,夏秋怡人,冬日苦寒,自己却独为无福消受。

  这样的时光总是很长很长,就像被人捏住鼻子不让呼吸不让说话,几乎令人窒息。心被扔进漩涡,一片歧路的风景,就像达利画的《内战》,胳膊揪住大腿,牙齿咬着耳朵。陶渊明有一首诗这么写的:栖栖失群鸟,日暮犹独飞。徘徊无定止,夜夜声转悲。厉想思清远,去来何依依。如果说大地上都是蠕蠕而动的驱虫,很多人为了生存不得不把自己也变成蛆虫;而总有一些人还是要飞起来,保住自己的清白。艰难险阻之中,我还是选择走自己的路,听从心灵的声音,是不问收获的耕耘。我明白,不问不是不想,凡事不可强求。

  飘零半生,如同儿戏。生活的根基,已连根拔起。过去,当我意识到自己将就此度过一生,心中何其难过,多少次想做出改变,却莫名踌躇不前,日复一日地懈怠着。

  白云苍狗。过往的欢喜哀愁的半生一一闪过,胸中浩浩落落。我心里不禁要说:“如果人生是一场漂流,我只能随波逐流。”

漂流美文欣赏
 

友情链接: 重渡沟 | 老君山 | 鸡冠洞 | 中国民间摄影协会 |

重渡沟风景区 版权所有 备案/许可证号:豫ICP备12008358号 E-mail:china-chongdugou@163.com 电话 0379-66616888 15036363736
地址:洛阳栾川大清沟(洛栾高速重渡沟站口对面) 网址:www.cdgzfpl.com 技术支持:中原洛科